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一个人的爱情一

2018-11-05 21:14:49

一个人的爱情(一)

“如果木页爱我那该有多好!”

当林落落把行李塞进出租车的时候这样想到,她站在马路边上的出租车旁,把从寝室搬出来的行李不停地往出租车里塞,学校大门就在她身后几步远的地方,这是她一次与这个学校还有着这么一丁点关系。残阳如血,照着她落寞的背影,学校里零零落落的还走着一些人。四年,就这么匆匆的结束了,她突然间有些感叹世事变化的迅速,弹指一挥间,所有的事都成了过往云烟。有些东西,只有在快失去的时候才觉得它的弥足珍贵,比如说大学的生活,比如说大学里的很多人、很多事。其实,她也没有觉得这个学校给了她什么,如果真要去计较得失,她失去了四年的青春,换来了与这个学校朝夕相处了四年,还有那么多认识的朋友、哥们,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认识了木页。

认识木页是因为一个常识性的错误,那个时候,每一个星期有好几节公共课,她们班有一节是和木页们班在一起上,快要放假的时候,几个女生在一起讨论假期应该去什么地方玩,她打算去武汉找高中时候的同学,在那玩几天,然后和她们一起回家,所以她问了一下边上的女生:“河北的武汉去过么?不知道那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没?”

女生摇了摇头,这个时候,坐在前面的木页把头转过来,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她:“武汉是河北的么?”

林落落斜着眼蛮有自信的一个劲点头:“那当然!”

“如果武汉是河北的,那么估计湖北人就要来找你麻烦了!”木页的音调比之前提高了一点,说完,他的右手往桌子一扫,利落的把上面的书抓在手里,伴着下课铃不紧不慢地走出了教室。

几个男孩子坐在角落里貌似讥讽地在窃笑。

林落落并不在意,她只是觉得前面这个男生咋那么弱智?这事也就在她的心里慢慢的遗忘了。有一天,室友刘菲儿突然从外面冲了进来,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得不得了,一进门就拉着她破鼓一样的嗓子神秘地问道:“你们知道武汉市长叫什么名字么?”

所有人摇头,刘菲儿继续兴奋地说:“我告诉你们吧,叫江大桥。”

所有人还是摇头,无法理解。然后刘菲儿把刚在上和人瞎侃的内容给她们灌输了一遍。大致是这样的,有人点开她的突然发来一条消息:喂!美女,去过武汉么?

她茫然:没去过。

那知道武汉市长叫什么名字么?

继续茫然:不知道。

那我告诉你吧,叫江大桥然后那人告诉她,只要坐车从武汉长江大桥上经过就会看到一条横幅:武汉市长江大桥欢迎你!

所有人昏倒,林落落觉得刘菲儿比之前那个男生还弱智,不过这让她想起一件事,所以问了下正脱鞋准备上床的刘菲儿:“武汉在什么地方?”

“我靠!这么弱智的问题你都问得出来,武汉在湖北啊!”刘菲儿坐在床上盘着腿回答道。

为了确认整个事件的正确性,她走了很远的地方买了幅中国地图,等她把地图打开的时候,整个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羞愧,好歹她也算是个中国人,中学的时候上了那么多年的地理,居然犯这种严重得有失水准的常识性错误。所以,再见木页的时候,她总是故意的躲着,要是实在无法躲开了,她就假装着若无其事,但还是老觉得那个木页在背后嘲笑她,这件事让她在很长时间都有些羞愧难当。可是那个木页压根就像没发生什么事一样,依旧是我行我素。

她把行李塞完,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学校,然后钻进了出租车:“师傅,去火车站。”

出租车开始启动,沿着覆盖着法国梧桐的马路一直往前走,右手边是学校的篮球场,再往前,左手边是距这个学校近的公园,绿树丛荫,公园不大,但是足可以满足一个人在闲暇无聊的时候来坐坐、走走。她记得自己曾经和木页,还有刘菲儿逃课的时候就喜欢来这溜达。

再往前一些,是一家叫“零点”的酒吧,在这地方进进出出了四年,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酒吧为什么会叫“零点”,也许主人是希望进入这里的人都抛却所有的不快,让自己重新有一个好的开始,抑或还有其它更深的含义,不过这些都与自己没关系了。

次喝酒的时候就是在这家酒吧,那时候,一群玩得火热的人决定搞过小聚会以示大家从四面八方来到这小地方的不易,起初决定的地点是学校前的草坪上,无奈那天老天下起了雨,所以就把地点挪到了这家酒吧,不仅仅是因为这的环境好一些,重要的是聚会是不能缺少酒的,这是中国人的传统,而这的酒比起其它地方的来说都比较便宜,她们这些生活在层的学生们只消费得起便宜的。

那天她没有打扮,因为大家都混得那么熟了,也看够了彼此,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都知道得很清楚,所以她觉得没必要搞得那么浓重,随便捡了件衣服,随便描了下眉就去了酒吧。酒吧正在放着行云流水般的音乐,她是一个到的,脚刚踏进去,一群人就扯着要罚酒三杯。满满的三杯啤酒摆在她面前,任凭她怎么推脱,把小女人娇弱的一面都拿出来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可还是不行,这群平时天马行空地一起混的人这个时候都那么心狠,她把整个眼珠都鼓出来了,其他人都装着熟视无睹,那酒杯依旧好好的端坐在她面前,没办法,她知道是蒙混不过去了,在心里骂了句:“算你们狠。”然后把眼睛一闭,“咕噜咕噜”,一口气就把那三杯酒喝得一干二尽,喝完了还假装坚强地砸了砸嘴唇,向众人炫耀这酒的甘冽。

酒喝完了,虽然只是三杯,可眼睛明显的开始冒着火星,这个时候她才发觉角落里还多了几个她不认识的人,其中一个是当初让她难堪的木页,原来有人私带了亲属。真是冤家路窄,这让林落落不得不感叹这世界真小,许多事情居然这样巧。

一向没有拿正眼看过她的木页正呆呆地看着她,还是那种不可置信的表情。这时候她才觉得,今天没有化妆是一件多么失败的事情。

因为年轻,所以才富有朝气,一群人把整个酒吧闹得热火朝天,时不时的有人转头来注视,有羡慕,有不耐烦……不管是什么样的眼神都无法感染她们今天的心情,热闹依旧,欢笑依旧,酒过不知道几巡以后,有人开始频繁的去厕所,有人开始说胡话,有人连站起来脚都开始打颤了可酒杯就还牢牢的抓在手里。

不过让林落落觉得很没趣的是那个木页一直坐在角落里,若无其事,话不多说,就机械地倒酒喝酒,别人的喜怒哀乐似乎都与他没有任何关联。

刘菲儿一把把木页扯过来坐到林落落的身边,扯着她那像破鼓一样的嗓子嚷着:“木页,这么大个男人,怎么像个娘们?来,陪我们林落落姐姐喝一杯。”刘菲儿给她递了个眼神,这丫头骗子欺负那些看起来比较老实的人,林落落心领神会,这丫头看来是要拿这小子开刷了。

“哦,对了,你是男人,我们家落落是个小姑娘,所以你得让一下,这杯是你的。”刘菲儿说完,把盛满酒的杯子递到木页面前,把只有一半酒的杯子递到她的面前。

木页没有说什么,把酒端起来向她示意了一下,接着就把那酒干了,林落落在心里暗笑,这世界这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呢?她也把那杯酒给干了。大家都是痛快人。喝完了,刘菲儿又倒。就这样一直喝,一直喝。林落落不记得喝了多少酒,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她仔细的检查了下自己,正完好无损地躺在自己心爱的床上,自己放了把心,头还有点隐隐的痛,她把眼睛闭上再继续睡,有人开始吵着叫肚子疼,要出去吃饭。

“林落落!林落落!”

有人在楼下喊她的名字,她把头伸出窗外。木页正傻傻的对着她们寝室的窗口大叫,她立刻翻身起来,把衣服穿好,汲着拖鞋“噔噔”地走到楼下。

木页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袋水果,他把它递到她面前:“林落落,你昨天喝了不少酒吧!”还没等她回答,他转身就走了。

他似乎就只是来给她送水果的,她一头雾水地看着木页远去的背影,觉得很莫名其妙。

刘菲儿告诉她,她醉得不省人事的时候是木页把她背回来的,还吐了他一身,刘菲儿摇着头叹道:“你丫占了人家那么多便宜,还把人家背给玷污了!哎!什么世道啊!”

她一想着自己在木页的背上躺过,就乐呵呵的躲在被子里窃笑,那个高傲的木页就应该受到这样的惩罚,她这样认为。

出租车开始爬上高架桥,桥下是缓缓流动的河水,河水浑浊,两岸是林立的高楼,在阳光下泛着光。

她和木页的关系变得熟络就是那次聚会以后,两个人在学校里偶然撞见,彼此都会热情的打打招呼,有时候有空了也出去喝喝茶什么的,但是木页经常打趣地问她:“林落落,你什么时候去河北的武汉?”一说到这的时候,林落落就懒得理木页,假装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往前走,留下木页在她背后坏坏的笑。

那个看上去像白面书生的木页原来还打了一手好篮球,那是林落落一次下课经过篮球场的时候偶然看到的,木页在篮球场上,汗流浃背,传球,过人,投篮,一气呵成,女生们站在边上雀跃。她站在篮球场的铁丝外看了半个多小时,那是木页所不知道的。

她记得自己开始难过的一次是木页突然拉着叶小青跑到她面前煞有介事地说:“林落落,这是我女朋友叶小青。”

她哦了一声,那时候她确实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也许这样的回答就是、合适的。三个人默默的站在花园灌木丛旁,木页拉着叶小青走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在那一瞬间有些许的失落和难过。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叶小青是林落落始料未及的,她是一个好看的女子,留着长长的头发,长得小巧玲珑,小小的嘴,淡淡的眉,林落落眼看见她的时候都有点喜欢她,更何况木页是男孩子。

难过归难过,生活还是要过的,偶尔在学校里撞见或者大家一起出去游玩的时候,彼此也会说说话,但是只要有叶小青在,她就会故意的躲着或者缄默。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会难过。这样的感觉是莫名其妙的,只要看到叶小青和木页在一起,它们就会慢慢的从她的心里涌出来,迅速地流遍全身。

她心里很清楚,这样的感觉也许就是爱情,可是爱要怎么说出口?如果没有叶小青,她是否就会有勇气?是她迟了一步?还是因为叶小青的出现才让她知道她对木页有了感情?可是木页已经有了叶小青。

爱要怎么说出口/我的心里好难受/如果能将你拥有/我会忍住不让眼泪流/次握你的手/指间传来你的温柔/每一次深情眼光的背后谁知道会有多少愁,多少愁……

那段时间,她特别喜这段歌词。[1][2]

玉石琉璃
打鱼游戏下载
泡沫玻璃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