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布朗肖的黑夜与死亡迷宫

2018-11-05 21:11:44

布朗肖的黑夜与死亡迷宫

尽管布朗肖不过才死了十二年,但对于愿意不计较书籍的实用性且能在文学作品中自得其乐的读者,布朗肖总是一场独特、困难、迷茫、甚至苦痛的阅读经验,我个人更视之为对文字、书写、文学的思辨与挑战。经历了迷途之必要,瞌睡之必要,身陷没有出口的迷宫之必要,沉入文字之海之必要,容我粗暴地先提出结论,诠释或理解布朗肖,诗,或者是一个抽刀断水式的途径,譬如:无岸之河,不系之舟,阴影梦着光亮,我给你奥秘的缺无。

初次接触布朗肖作品,译者潘怡帆、汪海,以及《黑暗托马》台湾译本里的蔡淑玲,此三人的导读极具导航功能,提供了我们基本的历史脉络;布朗肖,与列维纳斯、巴塔耶、罗兰·巴特诸学者齐名,其思想则影响了福柯、德勒兹、德希达;上世纪的三十年代,他曾经是反犹的极右派,支持纳粹德国占领法国时的维希政府,同时又私下帮助犹太人组织,但二战战后,尤其六八学运时,却又站稳左翼立场。他一生写作,盛年时逐步离开与政论的火杂杂生活,两次隐居,埋首一己的文学之国,坚拒曝光,深刻挖凿。从事迹到志业,他皆是极端,令人想起朱天文《荒人手记》的句子,“他用他前半生繁华旖旎的色境做成水露,供养他后半生寥寂无色的花枝。”即便如此,他的书写,经过翻译,来到中文现代文学的场域,确实无从分类归档。

依据一般的阅读经验,小说可以有一各分野的准则,亦即可否让读者来转述?转述之难易,便利的是故事脉络的清楚分明,从变文到话本到章回小说那样的有故事可讲。清楚与复杂不必然是互斥的,它很大程度与线性时间的写实并辔。《黑暗托马》、《之人》和《死刑判决》这三本布朗肖小说,一言以蔽之,难以转述,无从转述。勉强可以梗概之的是《死刑判决》,时间,二战前后,背景,巴黎,“我”与三四位女人就死亡感觉往复触击。

好玩的捕鱼游戏
不锈钢隔断
玻璃棉管壳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